当前位置:首页----详细内容

为什么一次高考失利就让他患上精神分裂症?

作者:张楠  日期:2019-10-12 10:36  浏览:1335

      一个中年男人穿着一套白色的运动服,一双白色的球鞋,整个身型显得干净,而往上看一头油发服帖地黏在额前,眉毛下方一双暗青色的眼圈更加凸显出无神的眼睛,他每天做的就是蹲在马路边,不言不语,只是呆呆的看着前方,一蹲就是一下午,镇子里的人都习以为常,外乡人都会好奇,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怎么了? 
      这个男的叫阿哲,今年已34岁了,从19岁起就待在家里直到现在,除了父母有时带阿哲去到市医院看病之外,所有的时间都是待在小镇上,这事还得从阿哲19岁那年说起。 
      阿哲从19岁的时候出现了一些怪异行为,经常前一秒还能和人正常交流,下一秒就处在呆滞状态,任谁叫他都不搭理,然后口中开始小声嘀咕着一些听不懂的话,接着就是到处找能敲响的东西,拿着这个东西敲墙,一声比一声大,要么就是拿着碗和筷子,噼里啪啦的敲着,而且越敲越兴奋,要么就是吃饭的时候,不停的往自己的碗里夹菜,夹到菜满地溢出来还是不停的夹,最让父母难受的是,孩子时不时跑出外面,不是蹲在大马路边上紧盯着前方,就是不穿衣服的跑到山上去。 
      父母也是拿孩子没辙,只好带着阿哲去各大医院跑,看这到底是什么问题,医生诊断是精神分裂症,也吃药住了院,但是回到家还是有反复,父母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周围邻居也帮忙出主意,年长的一些长辈说弄弄迷信,毕竟是在那个地方找到的孩子,是不是在那里孩子的魂就掉了,叫叫魂,要么就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粘上了,父母也都试了,喂孩子草灰、求了很多附身符,但孩子依旧不见好转,一转眼10多年的时间就过去了,镇上的人觉得这个孩子这辈子废了真是太可惜,那么之前阿哲到底是什么样的?19岁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当年的阿哲,在小镇上就是现在人口中的‘别人家孩子’,从小懂事听话,会帮父母做家务,也很好学,上学以后,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中都是年级第一,很多镇上父母都会问阿哲父母是怎么教孩子的,因为阿哲做作业从来不让父母催促,放学回来第一件事就是做作业,做不完不吃饭,还会给自己定学习目标,学习额外的的功课,更难能可贵的是尽管成绩优秀,但是性格温和,待人也很有礼貌,父母也为自己的儿子感到骄傲。但是孩子参加完高考,考的成绩并不让他自己感到满意,想重新复读备考,和父母说了自己的想法,但父母让他就读录取的学校,在父母的眼中那所学校已经是重点大学,挺不错的,如果复读那就表明是失败者,很丢脸,因为他们俩都是重点中学的老师,一个是教导处主任,另外一个是金牌教师,所以阿哲反复提了多次,都被父母拒绝,在最后一次和父母沟通无果,阿哲第一次生气的说道:“要是不让我复读,那所学校我也不去上了”,父母想着孩子说的是气话,所以当晚也没太当回事儿,只是进行冷处理。 
      但是第二天父母起床发现孩子不在房间,再到孩子常去的地方还是没有找到,周围邻居也加入找阿哲的队伍,整个小镇翻了个遍还是没有找到,阿哲母亲非常着急,平时很严肃的人,那几天都是以泪洗面,发现镇上找不到,大家又扩大搜索圈,直至第四天最终在小镇背后的一个深山里找到了阿哲,当时的他就睡在几堆乱坟旁边,呼吸已经十分微弱,大家齐心协力帮他弄到医院去,在医院挂了几天吊瓶,再找到阿哲的第二天,他苏醒过来之后,不再说话,好像都不认识周围的人,父母经过这几天也想通孩子既然想复读就去读,但是当他们答应的时候,孩子已经呈现了另外一个状态,似乎对什么都不感兴趣,也听不懂别人说的话。 
      无论是他父母还是镇上的其他人都难以理解也无法接受,孩子为何只是因为一个复不复读的问题,就能把自己搞成了精神分裂症,针对自己的遭遇,或许只有阿哲心里最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