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心理故事--阳痿

5岁女童遭性侵,会让她痛苦多久?答案让人震惊

日期:2019-10-14 16:42  浏览:2452

      第一次见到秋女士,年近49岁的她,留着一头男性短发、穿着中性的格子衬衫和裤子,瘦弱的身躯从上到下看不出女性的特质,她自述在过去44年的时间里没有一天是睡得踏实安稳,在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秋女士回忆:“5岁的暑假,我在家里睡觉,一个大我5岁的邻居男孩也睡在我旁边,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当时只觉得怪怪的,第二天那个男孩又睡在我旁边,直至第三天,母亲回来,看到了男孩和我睡在一起,呵斥了男孩回家,把我揪起来,当时的我不明白,整个人是蒙的状态,母亲打了我一巴掌,厉声呵斥‘你怎么做那么丢脸的事情’‘给我憋着,不准说出去’之后又叫回父亲,又是一顿批评,那时的我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我是错的”
      也就是从那天开始,秋女士总感觉有人在盯着自己看,特别是上学,那个男孩不仅和自己是邻居还是同校,秋女士还能描述出来,每次走在去学校的路上,总感到背后有同学在议论自己,迎面而来的人不怀好意的看着自己,好像全校都知道了这件事,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捂紧衣服,低着头走,这样的生活从小学一直持续到整个高中结束,她时常会想起那件事,她不知道错在哪里。为了能够远离伤心地和有关的人,她选择离家最远的地方读大学,想着噩梦会过去。
      到了大学,秋女士接触了一些书籍才知道5岁时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是被性侵,自己才是受害者,清楚之后好像多年的罪责包袱减轻了,但却又出现一个奇怪的事情,整晚上躺在睡觉怎么也睡不着,她突然害怕自己睡不着觉被舍友发现怎么办,会被她们说自己有病,所以只能忍着,和小时遇到那件事一样忍着,也不敢去开药吃,生怕别人问起,好不容易熬到大四,实在熬不住,最后还是在一个亲属的陪伴下去医院开药吃。直至毕业,终于因为工作的性质一个人住,不再有失眠怕被发现的担忧,也想着就一个人过了,毕竟已失贞,没人会要自己。
      带着这样的想法过了几年,身边还是出现一个医生,知晓遭遇并未嫌弃,两人一起组建了家庭,还育有一个孩子,尽管失眠依旧存在未曾减弱,但对于秋女士而言,她觉得不再是一个人面对,已经挺好的。
      谁曾想,长时间的失眠和负性情绪的积压,让她的身体指标出现了状况,在49岁这一年,做了子宫切除手术,接着又做了肺部局部切除手术,更加让秋女士痛苦的是双乳也已出现病灶。
秋女士最后讲道:“幼时的性侵遭遇,之所以让我记忆深刻,是在于那天母亲的那巴掌和他们当时说的话,我久久不能忘记,每每想起就会想到那个男孩性侵我的那一幕,更可笑的是,我心里一边怨恨父母,一边从小到大我又那么听父母的话,这44年我真的按母亲的要求做到忍着不向外说”“已为人母的我也曾单独问过母亲那件事,母亲的回答让我诧异她说‘我看你之后没有再提过,想着你已经忘记了’”
      那么“幼时遭遇性侵,那种痛苦的感受多久能消除?”
      秋女士的回答是:“我想着时间能抚平我的疼痛,但我已用了44年的时间去实验,那种痛的感觉还那么深刻,好像事情就发生在今天,没有消除反而加重。如果没有人来打开我对那件事存有的心结,我想我已知道答案,那就是到我死去,那种痛才会随着我一并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