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心理故事--挽回

看看富二代是怎样谈恋爱的

日期:2018-08-14 16:14  浏览:332

      某跨国集团二公子华少今年30岁,依然没有交到女朋友,可能有人会问这公子哥是不是身体有问题,其实身体不仅没有问题,而且一米八以上的个子,高大魁梧。那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亲朋好友们也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华少从小就比较腼腆,有什么事也不太跟父亲和哥哥说,只给他的母亲说。因为对华少来说,父亲更喜欢优秀的哥哥,不喜欢他。他每次见了父亲,既害怕又想亲近,既想躲又想讨好。父亲让他一直经营集团旗下的一个分公司,他一直都在努力,但不管怎么做好像都不能让父亲满意。华少为了讨父亲的欢心,处处都是随父亲的心意去做事,也包括自己将来取一个什么样的妻子。
      在华少才22岁的时候,父亲就开始给他张罗婚事,原本并不想早结婚的华少为了迎合父亲,就如约见了父亲给自己介绍的对象。当时父亲将这次相亲安排在A市最高档的酒店包间,到场的有父亲和母亲、以及父亲好友李叔,李叔是介绍人,当然也包括对方的父母。华少特别不喜欢这样的场合,因为他不知道要说什么,所以只是礼貌性的向大家问好以及含糊其辞的微笑回应。父亲一如既往和大家侃侃而谈,聪明灵活的应对着李叔以及对方父母抛来的任何问题和似真似假的玩笑。华少虽然一直闷不做声,但是他很欣赏和钦佩父亲如此的机智又不失真诚的应对,仿佛这次相亲父亲才是主角。华少很自豪同时又很自卑,觉得自己怎么一点也不像父亲的儿子,没有遗传父亲半点的聪明才智。正在华少半喜半忧之时,包间的房门突然被推开,进来的是一位既漂亮又有气质的年轻女性,正是今天李叔介绍的那位女孩。从门被推开的那一刹那,华少就被这个女孩深深吸引了。女孩进来之后,很有礼貌地给父亲、李叔敬酒,同时熟练的说一些敬酒词。女孩不过才多说了几句敬酒词,三人才说了几句玩笑话,华少突然觉得女孩的笑声很刺耳:觉得这个女孩也太不矜持了,竟然一点都不害怕父亲,一点也不拘束,跟两个男性有说有笑,看来这样的场合女孩经常参加。酒也很能喝,女孩在他心目中的好感值急剧下降。华少失落的心变得越来越复杂,看到女孩不停的与父亲和李叔敬酒聊天,华少甚至会想到这女孩是不是和父亲有什么不正常的关系,或者是和李叔有不正常的关系,在这样的猜想下,相亲约会就这样结束了。而他和女孩双方只是做了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之后互相加了微信和留了电话。
      自从加上微信和留了电话之后,华少就不停的给女孩打电话发微信,一方面倾心女孩的容貌和自信,一方面又怀疑女孩的德行,所以他总是问女孩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比如:是不是经常去喝酒,经常和男性吃饭约会、开玩笑等等。其实相亲那天女孩和华少也没有多说话,对华少也不了解,只是碍于华少父亲的面子觉得应该给华少一个机会,双方可以先了解一下。没想到华少每天的微信和电话多的让她很烦,华少说的一些话让女孩觉得华少说话一点都不尊重自己。一个月后,华少的很多微信女孩没有回复,电话也没有接听。华少觉得这个女孩也太高傲了,约吃饭总是推脱,现在直接不联系了。父亲也常常问华少和女孩的交往情况,华少也如实的汇报,没想到几天后,女孩自己主动的来联系华少,华少又高兴又担心。高兴的是女孩主动的联系了自己,觉得自己还是很有魅力的,担心的是这个女孩真是情场高手,收放自如,一定要警惕。
      华少依然还是那样的联系女孩,言语和说话的内容越来越刺伤到女孩。女孩最后就将实情告诉了华少,让华少不要再纠缠她了。听到女孩这样说,华少生气极了,就对女孩爆出了粗口,女孩也怼了一句,说华少有病。华少觉得很惊讶,也很丢脸,父母知道了这件事,全公司上上下下也知道了,整个家族也知道了,大家议论纷纷。华少觉得自己简直想找个地方赶紧躲起来,父亲的每一次出现都是对他的责罚和批评,他开始害怕跟父亲相处,导致工作也做不下去。即使事情过去一年、两年,父亲早已忘了那件事开始关心华少,但华少还是认为父亲不喜欢他,认为他就是一滩烂泥。几年之后,他去了离父亲最远的B市发展,和母亲一起,期间也见过不少的女孩,但相貌都比不上那个女孩,他看上的女孩他又总是留不住。渐渐的他越来越觉得自己真如那个女孩说的自己有病,父亲每次打过来的电话,华少都觉得父亲是在监视他,觉得自己不如哥哥。华少想努力的将自己的事情做好证明给父亲看,但他越心急反而越干不好。脾气暴躁、睡眠不好、经常被噩梦惊醒,工作也做不下去了。于是华少和父母回到了老家C市,想远离一切和父亲有关的事情,渐渐的他变得越来越内向,越来越想清净,受不了出门之后城市的吵闹声,他就想待在老家的老房子里,一个人待着,这样度过余生吧。。。
      母亲认为儿子现在的糟糕情况是被8年前的那段恋情所伤,所以继续不停的给华少安排相亲,条件越来越宽泛,甚至不惜重金以及满足女方家的任何要求都可以,只要能和儿子好好谈恋爱,拯救儿子。同时也请了心理专家去给儿子做心理治疗,心理医生说华少现在已经存在社交恐怖和抑郁的问题了,需要尽快治疗。